YY

纵容自己天马行空。

声音,忘了,几乎。
容貌,忘了,几乎。
电话号码,已经忘了。
只剩下文字在脑袋里跳跃,跳得不再热情。
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梦?
划伤了夜晚。
不知道,那个最后落幕在何日,
也许,早已落幕
只是……
戒掉,既然只剩下文字无声挣扎了,
不如,戒掉后冬眠。
或者,
不如,戒掉后再开始记住另一个电话号码,另一张容貌,另一种声音,也,开始另一场梦。
荷花,开了,未见秋天。
树叶,掉铺了一地,冬天要来了。
真不如,
树下,清舞。
花前,饮酒。
廊口,抚琴。
屋顶,写诗。
厨房,做羹汤!

评论(4)

热度(25)

  1. 山幽水渺YY 转载了此图片